互联网医院朝哪儿发力:“望闻问切”在线上 深度检查走线下
发布日期:2017-11-02 05:20:09    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:未知    浏览量:10

 “您好,您预约了利来医院的耳鼻咽喉科医师,之前您是否在这里就诊过?是否有过相关病历?”这是10日下午,青岛大学附属医院互联网医院(下称“青大互联网医院”)主动给经济导报记者打来的服务电话。数小时前,经济导报记者在该院体验了一次网络门诊的预约挂号服务,不过在得知患者是首诊之后,对方建议去医院面诊。


  不到1分钟,支付挂号费0.01元,坐等医生呼入,进行相关问诊,不可否认,青大互联网医院打破了地域限制,正在影响着传统就医流程。然而,一个现实是,线上诊疗无法仅通过网络或者视频端的“望闻问切”进行患者病情的深度检查。


  近日,随着国家卫计委印发的《关于征求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(试行)》(征求意见稿)和《关于推进互联网医疗服务发展的意见(征求意见稿)意见的函》(下称《办法》),曾经被看做“风口”的互联网医院,开始踩“刹车”。今后,互联网医院将何去何从?


  打破地域限制 减少患者等待


  自去年开始,互联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已经发展到了30多家。互联网医院整合闲置的医疗资源,极大减少患者寻诊问诊的等待时间,引发了不少患者的兴趣。


  10日12时许,经济导报记者就在“微医”上体验了一次皮肤科的在线诊疗,用手机支付了9.9元挂号费之后,值班医生开始提供服务,填写病历卡-等待医生接诊-与医生交流-医生开具处方-在线支付,这个在常规医院,从挂号、排队到取药,至少要花上一个小时多次划卡缴费的诊疗过程,仅用了10分钟,如果添加上配药到家的收货地址,足不出户就能进行治疗,而且药物处方、配药单位等一目了然。“医生的回复仅为建议,具体诊疗需前往医院进行。”在问诊结束之前,患者都会收到这样一条提醒。


  当然,出于“尝鲜”的体验心理,经济导报记者并没有选择内科、妇产科、精神科等门诊。


  据观察,在“微医”互联网医院,科室专家诊室的挂号费从20元到200元不等,问诊量从0到5000多不等。


  在“微医”的全国医联体联盟中,目前的省市级互联网医院囊括了济南妇幼、山东省立三院、青岛眼科等在内的本土互联网医院,济南妇幼互联网医院人气医生的接诊量从0到86不等。一名患者对妇保门诊一名孔姓副主任医师评价道:“第一次在这个软件上提问题,医生回答得很及时,态度也很好,感觉非常给力。”


  “情理之中、意料之外”,“微医”仅是互联网医院的一个缩影。自去年开始,各路资本直扑互联网医院的战场。好大夫、阿里健康、春雨、丁香园这些互联网医疗巨头,已经将产业链条延伸到了医院、药企、医药电商公司等。作为分级诊疗的途径,互联网医院使医疗资源得以流动,如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所表态:“通过互联网,使大医院和基层医院建立远程医疗的关系,并利用‘互联网+’,增加公众向医生咨询的渠道。”


  “好大夫”的一组数据显示,在互联网医院上看病的异地患者占比67%,17%的医生已在线上开具过处方,平均单次问诊费100元,北京最高为147元,药品价格比线下低20%。互联网医院还建立了一种新的药品流通流程:医生开出处方后,由具备资质的在线药品供应商送药上门,可以解决偏远地区药品种类不全的问题。


  走上规范之路


  《办法》的发布在互联网医院群体中引发了一场不小的风暴。《办法》给出了“互联网诊疗活动”的定义———就是利用互联网技术为患者和公众提供疾病诊断、治疗方案、处方等服务的行为。此外,对于互联网诊疗范围也给出了界定,只有“医疗机构间的远程医疗服务和基层医疗机构提供的慢性病签约服务”才能进行互联网诊疗活动,其他形式的互联网诊疗活动“不得开展”。今后,所有的互联网医疗机构必须重新注册,而如果不作出重大改变,再注册会非常困难。


联系利来
电话:
QQ:
邮箱:
立即报名
微信:
18895664112